空气净化新闻

戴赛鹰:我是如何打造儿童市场的小米模式的?
0

iNews新知科技  闹海  发布时间:2016-09-28

 

“三个爸爸”创始人戴赛鹰:我是如何打造儿童市场的小米模式的?

 

 

 

西方著名心理学家荣格曾说,“每个人都有两次生命,第一次是活给别人看的,第二次是活给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常常从四十岁开始。”

 

42岁之前,戴赛鹰曾在婷美集团任营销总监、执行副总裁。在婷美,戴赛鹰的营销能力强悍,曾缔造婷美26天火爆全国的销售奇迹。

 

42岁之后,他选择辞去工作,重新创业。这位曾经的“营销大师”,放弃优渥的收入和地位稳固的高管职位,想要重新创造出一个“著名品牌”。

 

曾经的北师大心理学硕士戴赛鹰,这一次想要造出一款对得起自己孩子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

 

它,叫“三个爸爸”。

 

戴赛鹰说,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团队是由三个外行爸爸组成的。而他也是靠“爸爸精神”打动了投资人和合作伙伴的。

 

创业、竞争、为人父母、活着……戴赛鹰说他有话说。

 

 以前从未害怕,直到有个生命在你怀里

 

2014年的2月,41岁的戴赛鹰得知了妻子怀孕的消息。“本就属于老来得子,所以格外小心。”初为人父,戴赛鹰难掩激动之情。

 

他的妻子却在随后看到一篇文章说PM2.5会导致流产,当时戴赛鹰的心被揪了一下。

 

在随后咨询了儿科医生后确认了这一点。“空气中的PM2.5对孩子呼吸道会有伤害,甲醛吸入过多可能会引发白血病。长期吸入中等浓度的甲醛,它会引发儿童得过敏性鼻炎,如果大意,过敏性鼻炎很有可能发展成为哮喘。”这些结论,更加让他不安。

 

同为父母,戴赛鹰对柴静那句“以前我从没对污染感到过害怕,现在有个生命在你怀里,他呼吸他吃他喝都要由你负责,你才会感到害怕”感同身受。

 

感受到了“威胁”,戴赛鹰的第一反应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购买空气净化器为了家人和孩子的呼吸安全。但在对市面上各类空气净化器进行了挑选和比较后,他发现,一款能同时解决pm2.5和甲醛问题的空气净化器当时并不存在。

 

2014年8月三个爸爸的新品产品发布会上,戴赛鹰讲述了当时所遇到的情况,“现在市面上有200多个品牌的空气净化器,鱼龙混杂,空气净化器行业目前又没出台新国标,每个品牌都说自己是最好的。对于孩子的父母来说,真的很难找到过滤效果好,价格又合理的空气净化器。”

 

戴赛鹰妻子的预产期是2014年7月底,他的合伙人宋亚南的一对子女反复几次受呼吸道疾病的折磨,另一位合伙人陈海滨的小儿子当时也即将出世。

 

“难道偌大的中国就不能造出一款给孩子安全使用的智能空气净化器吗?”戴赛鹰拍案而起,“我们来造!”

 

三位联合创始人,戴赛鹰以往从事的是内衣,陈海滨做过医疗,而宋亚南的经验则在社交领域,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做过硬件。

 

这样的跨行创业显然让人疑惑,在筹备创业团队和寻找投资的过程中,他也不断受到质疑。戴赛鹰说他创办三个爸爸的初衷很简单,“就是为了我们自己孩子的健康。”

 

一次与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见面,戴赛鹰的妻子突然出现流产的迹象,为此迟到了一个小时。两人见面后,戴赛鹰带着对威胁到孩子安全健康零容忍的态度和激动心情,和盘托出了三个爸爸的想法。而张震那天也把孩子、老婆送到了三亚躲避北京的PM2.5。一群父亲、准父亲就这样拍案而起,准备要为亲人、孩子的健康而创业的精神最终打动了张震。

 

张震承诺,只要戴赛鹰真能造出产品(样品)就投1000万美元,并且随后引荐了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

 

 

 

 “不够好,还不够好!”

 

戴赛鹰想要制造的那种空气净化器,看起来有点偏执。他坦承“三个爸爸精神”就是宁可把自己逼疯,也绝不允许伤害孩子。

 

创业初期,三个爸爸团队调研了十几家医院和儿研所,得到有效调查问卷700多份。

 

通过梳理这些问卷,团队总结出了关于空气净化器的60多个痛点,并且把它们归纳为:安全、效果和使用三大类。

 

60多个痛点,其实分别来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有一些甚至存在着矛盾。孩子与其父母,甚至医生,三方心目中的理想儿童空气净化器竟完全不同。

 

有的孩子家长认为,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应该小巧可爱、色彩绚丽。而医生则认为,外形越简单越不容易引起儿童的注意,为的是防止儿童触碰或拉扯电线带来危险。

 

都有道理,戴赛鹰最终决定坚持以孩子的安全与健康为第一标准。三个爸爸的净化器外形设计得尽量简约,均采用圆角设计,目的是防止对孩子造成刮伤,电线设计成防拽式,还加了童锁。

 

在解决过滤PM2.5和臭氧2次污染的问题上,戴赛鹰也是没有选择大多数厂商使用的可能造成辐射的紫外灯杀菌方案,选择了价格高几倍的3M四合一杀菌方案替换掉紫外灯方案。为了防止臭氧对孩子健康的威胁,戴赛鹰放弃了不换滤芯的静电过滤技术,采用最简单最无副作用的物理过滤。

 

在攻克甲醛的问题上,戴赛鹰采用了军工718所的固化分解甲醛技术。当时,市面上大多厂商在除甲醛上采用的都是活性炭吸附,可如果活性炭吸附后不及时更换,不仅不能继续吸附甲醛,还会把之前吸收的甲醛释放出来。为了防止这种问题的出现,军工718技术可以把甲醛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杜绝了二次污染。

 

在细节上,戴赛鹰也要求三个爸爸可以且必须做到最好。

 

“三个爸爸”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均采用下进风的方式,为了解决地表30厘米处的浮尘。净化器在使用上最大的痛点就是使用空气净化器的时候不能开窗,为此三个爸爸使用了潜艇上的加氧技术,即使不开窗,也会有充足氧气。

 

这样的设计细节还有很多,虽然是营销出身,但戴赛鹰在做产品上,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却是“不够好,还不够好!”

 

对细节的严格把控和坚持给孩子最好的“爸爸精神”,也打动了明星爸爸田亮。

 

两年前,田亮成为了三个爸爸的用户。因为明星用户田亮的监督,三个爸爸的技术团队用了近一年时间攻克技术难关,最终研发出了连田亮也无法挑剔的无臭氧、体积小、风量大、噪音小、除霾效果好的革命性新风产品——壁挂智氧新风机。

 

2016年9月7日三个爸爸智氧新风机的发布会上,田亮亲自出席,终于从一个普通用户成为了三个爸爸的产品联合研发人。

 

 

 

 

 “三个爸爸”的“参与感”

 

2014年9月22日,三个爸爸儿童专用空气净化器在京东众筹平台正式上线,众筹开始不到半小时,金额便突破50万,不足半日突破200万。一个月后的10月22日,三个爸爸共筹集1122万,创下国内首个千万级众筹项目。一路高歌猛进的三个爸爸快速成为了互联网空气净化器前三的品牌。

 

看上去,一个明星品牌即将冉冉升起。戴赛鹰却对三个爸爸的创业期和对目标市场有着的清晰认知和判断。

 

三个爸爸在空气净化器市场之所以能够打响了第一枪,是因为对用户需求有着深挖和思考。产品优质加上营销紧跟,才使得“三个爸爸”迅速成名。但“空气净化器市场竞争激烈,几乎所有电器品牌都在做。”戴赛鹰说。

 

三个爸爸即便成绩斐然,初创品牌与巨头公司相比仍处于劣势地位。例如,在互联网空气净化器领域独占鳌头的小米,销量已经达到了60万台,“三个爸爸”虽位列前三,但每年不过区区3万台以上的销量,与第一名依旧差距巨大。

 

“互联网思维”、“极致”、“发烧”,小米模式成功以后,这些个词汇仿佛一时间成为拯救各行各业的万能钥匙,被捧上了神坛。

 

作为“第一”,小米无疑是“三个爸爸”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最好的老师。戴赛鹰对于这家改变了互联网智能硬件行业规则的公司,可谓爱恨交织。

 

“三个爸爸”设计产品之初,戴赛鹰便是借鉴了小米的产品特点,“我们打算做一款像小米一样的,技术和用料最好,但价格又透明的实实在在的能给孩子用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

 

在新产品“壁挂智氧新风机”上,三个爸爸推出智氧新风概念——可以智能调节氧气浓度:当空气中的CO2浓度升高时,新风机将自动打开新风门,补充经过净化的“新鲜”空气。这一功能填补了目前室内上新风产品“只净化,不恒氧”的弊端。而这小米空气净化器还不曾做到,三个爸爸隐隐有曲线救国之意。

 

 

 

小米的黎万强曾将小米的内部分享编纂成了那本著名的书——《参与感》。他认为小米三分之一的需求的来自于用户,用户的需求千奇百怪,不可能都一一满足的,更不可能所有的产品都按照消费者的需求来订制,现在小米公司更像是C2B和B2C的混合模式。显然,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企业的商业模式会逐步向用户端靠拢,制作出更多个性化的产品,催生更多的商业模式。

 

戴赛鹰也看到了这一点,三个爸爸的产品及生态布局上,同样有小米模式的影子。“在未来,我基本上可能就是守着儿童市场这一块,围绕孩子来,开发生产有一定科技含量的产品,除了空气净化器、口罩等,因为技术上的突破,未来可能还会有净水器。”他告诉记者。

 

另外还有儿童教育方面,也是三个爸爸未来的战略方向。“可能是以全息投影盒子或者机器人的形态出现,希望能够给给孩子不同的这个学习和娱乐体验。我们的布局思路其实也是像小米,就是围绕用户群去做产品的拓展,根据用户来构筑生态,而不是围绕一个产品去覆盖所有人群。”

 

基于软件扩展思维和米粉社群,小米在产业内、外同时进行扩展。而对于三个爸爸而言,小米模式值得学习但也绝不好学。戴赛鹰尝试打造的生态圈层中,基于互联网思维的每一个扩展,就好比是开启一个新型商业模式的接口,未来都有可能变成商业收入新的来源和商业模式。

 


免责申明: 网站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